狂吠网

近乎正常

编辑:狂吠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04:08:19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Next to Normal一般指近乎正常
《近乎正常(Next to Normal)》是一部由Brian Yorkey原著及作词,Tom Kitt作曲的摇滚音乐剧。这个故事描述了一个患有躁郁症的母亲与疾病挣扎的过程,以及她的症状给她的家庭关系带来的影响。这部音乐剧也谈到了失去亲人的哀痛、自杀、药物滥用、现代精神病学中的争议等话题。全剧只由六名演员完成,服装、道具、场景都相对简单,但这丝毫不减这部剧的魅力。该剧2008年在外百老汇开始预演,并于2009年3月27正式登陆百老汇。它获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评论家们也给予极高的评价。2 ... >>>
导    演 Michael Greif
类    型 家庭,歌舞,剧情,音乐
主要演员
精彩图集
词条图片

基本信息

《近乎正常(Next to Normal)》是一部由Brian Yorkey原著及作词,Tom Kitt作曲的摇滚音乐剧。这个故事描述了一个患有躁郁症的母亲与疾病挣扎的过程,以及她的症状给她的家庭关系带来的影响。这部音乐剧也谈到了失去亲人的哀痛、自杀、药物滥用、现代精神病学中的争议等话题。全剧只由六名演员完成,服装、道具、场景都相对简单,但这丝毫不减这部剧的魅力。
该剧2008年在外百老汇开始预演,并于2009年3月27正式登陆百老汇。它获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评论家们也给予极高的评价。2009年,该剧获得了11项托尼奖的提名,并赢得了最佳原创音乐、最佳交响以及最佳音乐剧女主角三项奖项。2010年,该剧赢得了普利策戏剧奖,是历史上第八个赢得该奖项的音乐剧。
该剧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广受欢迎,如今北欧、中欧、亚洲、澳洲、南美、中东等地都有了当地版本的制作。[1] 
中文名
近乎正常
外文名
Next to Normal
其它译名
N2N
出品时间
2008年1月16日(外百老汇)
制片地区
百老汇
导    演
Michael Greif
编    剧
Brian Yorkey
类    型
家庭,歌舞,剧情,音乐
主    演
Alice RipleyJ. Robert Spencer,Jennifer Damiano,Aaron Tveit
上映时间
2009年3月27(百老汇预演)
对白语言
英语
作    曲
Tom Kitt
百老汇首演日
2009年4月15日
百老汇闭幕日
2011年1月16日
百老汇剧场
Booth Theater
演出场次
21场预演+733场正式演出

近乎正常演员表

编辑
角色 演员 备注
Diana Goodman Alice Ripley 家庭中的母亲,患有躁郁症
Dan Goodman J. Robert Spencer(百老汇初版), Brian d'Arcy James(外百老汇) 家庭中的父亲,本身也受抑郁症的困扰
Natalie Goodman Jennifer Damiano 正在上高中的女儿,是个非常出色的学生,却经常焦虑过度
Gabriel"Gabe" Goodman Aaron Tveit 16年前死去的儿子,却仍然以幻觉/鬼魂的形式出现
Henry Adam Chanler-Berat Natalie的同学、男朋友
Dr. Fine/Dr. Madden Louis Hobson(百老汇);Asa Somers(外百老汇); 负责治疗Diana的精神科医生
[2] 

近乎正常剧情简介

编辑

近乎正常第一幕

凌晨三点,
Gabe-“Just another day' Gabe-“Just another day'
Diana在城郊的家中客厅焦虑地等待外出未归的儿子Gabe。Gabe却对她母亲的忧虑显得满不在乎,Diana非常无奈。上高中的女儿Natalie因为完美主义而对学业焦虑万分,Diana试图安慰她。早晨,Diana的丈夫Dan醒来与她一同为一家人的一天做准备("Just another day"),Gabe和Natalie也都准备去上学。但是Diana在准备午餐的过程中做出了奇怪的举动:她把地板错当成了桌子,在地上做起了三明治。家人们发觉事情有点不对劲。Dan扶起了倒在地上的Diana;Gabe则悄无声息地退场;Natalie急匆匆地奔向学校,躲进了钢琴练习室("Everything Else")。在练习室里,她被同学Henry打断。Henry很喜欢听她弹琴,也对她有明显的好感。[1] 
接下来的一周内,Diana连续见了她的医生很多次。
Gabe, Diana, Dan Gabe, Diana, Dan
而Dan每次都在轿车里等着,思索着如何处理自己的抑郁症状("Who's crazy"/"My Psychopharmacologist and I")。16年来,Diana患有严重的躁郁症,伴着妄想症状。医生Dr. Fine不断地调整她的医药,直到她说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这时候医生说,她已经稳定下来了。
Natalie和Henry越来越接近,有一天Henry终于向Natalie表白("Perfect for you"),两人第一次接吻。Diana看到了这一幕,同时意识到自己美好的年华已经一去不复返,但她又怀念曾经感受过的有波澜的生活,厌倦了医药给她造成的麻木感("I Miss the Mountains")。在儿子Gabe的鼓励下,她把药品都冲进了下水道。
几周以后,一家人还有Henry准备共进晚餐,Dan对此非常期待("It's Gonna Be Good")。但Diana却端着蛋糕唱着生日快乐歌走向餐桌,那一天是Gabe的生日。Dan和Natalie几乎崩溃。Dan抱住他的妻子,向她再一次解释他们的儿子16年前就已经死于肠梗阻("He's Not Here")。
Natalie, Gabe, Henry Natalie, Gabe, Henry
Dan提起再去访问医生,但Diana拒绝了,她说他不能理解她的痛苦("You Don't Know")。Dan试着哄她,但他们的儿子Gabe突然出现,说服他母亲不要相信Dan("I Am the One")。在她的房间里,Natalie把怒气发泄到Henry身上。她母亲试图向她道歉,她拒不接受。而她的哥哥Gabe一直在旁边看着,不断地嘲笑她("Superboy and the Invisible Girl")。
Diana, Natalie, Gabe Diana, Natalie, Gabe
几天后,Diana开始与一个新的医生Dr. Madden见面。Gabe出现,试图宣称他的存在("I'm alive")。Dan和Natalie都很怀疑到底医生对Diana是否有帮助。医生Dr. Madden向Diana建议用催眠术来帮助她找出她的创伤的根源("Make Up Your Mind" / "Catch Me I'm Falling")。
'Catch Me I am Falling' 'Catch Me I am Falling'
最后,Diana同意是时候让她的儿子离开了。Diana回到家中,开始处理掉Gabe的东西。她发现了一个音乐盒,便打开来("I Dreamed a Dance")。
'I Dreamed a Dance' 'I Dreamed a Dance'
音乐声中Gabe与她缓缓起舞,并且请求她与他一起离开("There's a world")。Diana同意了。[1] 
医院里,Diana被注射了镇静剂,束缚在床上。她的手腕上有自己割开的伤口。医生Dr. Madden向Dan解释对于有自杀倾向、又抗拒药物的病人来说,电击疗法是标准的处理方式。Dan回到家中清理Diana留下的一片狼藉,很苦恼应该做什么("I've Been")。第二天,Diana对Dr. Madden大发脾气,拒绝接受电击疗法("Didn't I See This Movie?")。Dan冲进来,说服她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A Light In The Dark")。[1] 

近乎正常第二幕

Diana最终还是接受了ECT疗法,这也将是这个家庭回归正常的最后办法。电击穿透了她的大脑仿佛让她变得清醒,而另一边Natalie在禁药里寻找着自我的快感,电击和药物只会将她们的精神抽干,失去真正的自我。Diana从医院回到家,却认不出这是她已经住了19年的地方甚至不认识自己的女儿。原来电击疗法删去了Diana19年的记忆。Dan不相信这些记忆就会这样消失,而Natalie一气之下跑去了学校。来到学校,Henry来找Natalie,他邀请Natalie参加春天的舞会,却被Natalie拒绝了。
  Diana的病情有了好转,Madden医生告诉Dan,一定程度的失忆是正常的,他鼓励Dan循序渐进的为Diana找回记忆,于是Dan带着全家展开了一段回忆之旅……
  正当一家人觉得,新的生活即将开启,Diana却对旧物堆里的一个音乐盒产生好奇,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她一定不该忘记,而Dan却对此讳莫如生。Gabe质疑ECT的治疗,它让Diana的脑电波变得正常,却把Gabe从她的记忆中彻底抹掉。ECT的疗效只是将伤口愈合,但却无法去除余留下的疤痕。
  Henry来找Natalie时碰到了Diana,这让Diana想起了一个曾今很熟悉的人。Henry来邀请Natalie参加第二天的舞会,而Natalie还是不能确定是否要和他继续下去。
  Diana翻出了那个音乐盒,一些往事突然冲进了Diana的脑海。这个音乐盒是Dan在她第一次怀孕时送给她的,她想起那个清冷的夜晚,在医院里儿子Gabe幼小的身躯逐渐冰凉。Diana和Dan都记得,那一天便是他们生活的转折点。Dan告诉Diana,儿子在16年前因为食物过敏去世,可Diana却记得儿子已经是青春年少的模样了。她急切的询问Dan儿子的名字,Dan却不肯说。就在这时,终于决定要去参加舞会的Natalie准备下楼见Henry时,看到父亲砸碎了音乐盒。
  Diana和Natalie分别质问Dan和Henry,为什么要在这样混乱的生活里坚守在自己身边?Dan和Henry回答,这是因为自己许下的承诺。
  这时Gabe再次出现在母亲Diana眼前,Natalie赶紧开车带母亲去见Madden医生。
  Diana告诉Madden医生,电击治疗只能应付表面的创伤,却无法除掉内心深处的病根。Madden医生建议Diana继续接受ECT治疗,这也许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却是应付Diana这种伴有过自杀倾向的病人最有效的方式。Diana还是拒绝了。
  离开了Madden医生的诊室,Diana看到了正在门口等待的Natalie。这是母女俩第一次谈心,Diana向Natalie道歉,因为她不能给她一个正常的生活。Natalie希望这样的交谈可以早一些进行,她告诉母亲,她并不需要一个正常的生活,只要近乎正常就已经足够了。
  Diana鼓励Natalie和Henry一起去参加舞会,但Natalie担心有一天他们结婚了可能也会和父母一样,因为一些变故把生活变得不正常。Henry告诉她这些都不要紧,因为生活本来就没有完美的,只要两个人对对方来说是完美的就足够了。
  Diana回到家告诉Dan,她要离开了,虽然他们还爱着彼此,可她必须独自面对疾病。Dan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之后,Diana还是要离开。这时Gabe出现在他面前,Dan终于叫出了儿子的名字Gabe。
  终曲
  Natalie从舞会回来,看见Dan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他打开灯告诉父亲,前方还有光亮,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Henry经常来家里和Natalie一起学习。
  Dan去找Madden医生询问Diana的情况时,说起了自己心中的挣扎。
  Diana住在自己父母家里,依然痛苦却没有放弃希望。
  Gabe看着他们,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着……(完)[1] 

近乎正常角色介绍

编辑

近乎正常Diana Goodman

本故事的女主角,长期受躁郁症和幻觉困扰的家庭妇女。
Gabe 和 Diana Gabe 和 Diana
尽管被丈夫与女儿反复提醒儿子Gabe早已死去,她仍在幻觉中坚信Gabe仍然活着并且与他们生活在一起。她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药物与疗法,换了不同的精神科医生,但她的症状反反复复,生活逐渐失控,直到出现了强烈的抗拒药物的心理,甚至尝试自杀。[2]   接受电击疗法后,她失去了19年的记忆。在丈夫和女儿的帮助下,她开始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但因家人的有意隐瞒,她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忆起关于儿子Gabe的事情,尽管她隐约感觉到她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直到有一天,一个音乐盒唤起她对还是个婴儿时的Gabe的记忆。她也想起她过去关于青少年Gabe的幻觉,这让她非常困惑。Dan在这个话题上坚持的回避抗拒的态度让她难以接受。她终于对这种家庭关系失去信心,决定暂时离开丈夫与女儿,搬回自己的父母家中,希望时间与距离能够帮助她走出困境。[2] 

近乎正常Dan Goodman

Diana的丈夫,Natalie和Gabe的父亲。他非常努力
Dan 和 Gabe Dan 和 Gabe
地尝试着维系正常的家庭关系,但Diana极度不稳定的状态加上他自己的抑郁症状使一切都变得非常困难。和他的妻子一样,儿子Gabe的去世给他留下了极大的创伤,也成为他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他一直在努力地忘记这件事,甚至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提起Gabe的名字。后来这件事也成为他和妻子感情出现裂痕的导火索。Diana决定暂时与他分开之后,他终于被迫面对儿子留下的伤痕和他们的过往。[2] 

近乎正常Natalie Goodman

Dianna和Dan的女儿,是一名非常出色的高中生。受她母亲症状和家中不健康的家庭氛围的影响,Natalie时刻处在极大的压力中。母亲对她并不存在的哥哥的关注与疼爱让她时刻感到自卑、被忽视,因而更加追求完美、也就愈加焦虑。她对哥哥Gabe的嫉妒与愤怒没有发泄的出口,她的父亲又总是回避这个话题,同时经常因此与她母亲陷入无休止的争论,她只能靠追求学业和课外活动的出众来消耗自己的精力,逃避家中压抑郁结的氛围。[2] 
虽然她在学校是一名模范学生
Natalie 和 Gabe剧照 Natalie 和 Gabe剧照
,和父母也有很深的感情,但她与父母的矛盾还是几乎无法调和:她觉得深陷于幻觉中的母亲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她,也从来没有真心地喜爱她;父亲不愿意与她诚恳地交流家中的各种问题,而是试图凭一己之力维持这个家庭。过大的压力之下她甚至偷偷试吃她母亲的药物。当她的父母没有在她的钢琴独奏会上出现时,她几乎崩溃。亲历父母虽然彼此相爱但仍难以维系的婚姻,她对自己和男朋友Henry的感情也缺乏信心,在焦虑之中甚至很长时间无缘无故地回避Henry。母亲病情加重时,她有一段时间抛弃了“乖乖女”的形象,开始混迹于各种年轻人的派对等玩乐活动,但她仍然不觉得快乐。最后她还是逐渐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和Henry重归于好,并在母亲暂时离开之后下决心与父亲一起共度难关。[2] 

近乎正常Gaberial "Gabe" Goodman

Gabe Gabe
Diana和Dan的儿子,在大约16年前只有18个月大时死于肠梗阻。尽管他已死去多年,但他是这个家庭无法摆脱的阴影。Diana在他死去之后出现了躁郁症的症状。在她的幻觉中,他是一个活跃健康的17、18岁少年,是一个她无法也不愿摆脱的幻象——很多时候,他是一个完美的儿子,是Diana唯一的安慰与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快乐与幸福;但某些时候,他又是引诱她放弃治疗、甚至自杀的危险因素。更多的时候,他也是他父亲与妹妹避而不谈、[2]  却又无从回避的痛苦回忆与不解谜团。
当精神科医生试图控制Diana的病情,以药物来消除Diana的幻觉时,却在无意中给她的情感造成了更深的创伤。失去了幻觉中的Gabe之后,Diana并不能像医生所期待的那样正常生活。而另一方面,Gabe实际上也是他的父亲Dan长久以来不愿意面对的伤痛的根源。当Dan最终被迫直面自己与妻子的过往,16年来第一次叫出儿子Gabe的名字时,这个伤口才终于开始愈合。泪光中父子终于握手言和,随后Gabe迅速消失——他不再是家中挥之不去的完美儿子的幻影,也不再是那个使他妹妹几乎崩溃、让他母亲陷入疯狂、让父亲痛苦不堪几近窒息的小恶魔。他只是从高处静静看着他的家人们带着伤痛但仍然充满信心地、坚定地继续着他们的生活。[2] 

近乎正常Henry

Natalie的同学与男朋友。是个善良的普通17岁男孩。他偶尔做一些青春期男生常做的越轨之事——例如吸大麻,但他实际上也有一定的自制力和判断力,当他见到Natalie过分沉沦时立刻尽力制止她。他对Natalie的感情非常真挚,虽然他对Goodman家庭的混乱情况感到非常困惑,Natalie不稳定的精神状态也经常让他手足无措,但他始终在尽自己的力量来安慰、帮助Natalie。[2] 

近乎正常Dr. Fine/Dr. Madden

负责治疗Diana的两名精神科医生。前者是Diana长期的医生,主要采取不断调整的药物治疗,直到Diana感到情感与生理上都十分麻木,他却认为治疗效果达到了。失望的Diana转向享有盛誉的Dr. Madden,后者希望找出她心理创伤的根源,但始终功亏一篑。在Diana试图自杀之后,Dr. Madden建议采取电击疗法。[1] 

近乎正常曲目列表

编辑
ACT IACT II
"Prelude" – Orchestra"Wish I Were Here" – Diana, Natalie
"Just Another Day" – Diana, Natalie, Gabe, Dan"Song of Forgetting" – Dan, Diana, Natalie
"Everything Else" – Natalie"Hey #1" – Henry, Natalie
"Who's Crazy" / "My Psychopharmacologist and I"
– Dan, Doctor Fine, Diana
"Seconds and Years" – Doctor Madden, Dan, Diana
"Perfect for You" – Henry, Natalie
"Better Than Before"
– Doctor Madden, Dan, Natalie, Diana
"I Miss the Mountains" – Diana"Aftershocks" – Gabe
"It's Gonna Be Good" – Dan, Natalie, Henry"Hey #2" – Henry, Natalie
"He's Not Here" – Dan"You Don't Know" (Reprise) – Diana, Doctor Madden
"You Don't Know" – Diana"How Could I Ever Forget?" – Diana, Dan
"I Am the One" – Dan, Gabe, Diana"It's Gonna Be Good" (Reprise) – Dan, Diana
"Superboy and the Invisible Girl"
– Natalie, Diana, Gabe
"Why Stay?" / "A Promise"
– Diana, Natalie, Dan, Henry
"I'm Alive" – Gabe"I'm Alive" (Reprise) – Gabe
"Make Up Your Mind" / "Catch Me I'm Falling" – Doctor Madden, Diana, Dan, Natalie, Gabe"The Break" – Diana
"I Dreamed a Dance" – Diana, Gabe"Make Up Your Mind" / "Catch Me I'm Falling" (Reprise) – Doctor Madden, Diana, Gabe
"There's a World" – Gabe"Maybe (Next to Normal)" – Diana, Natalie
"I've Been" – Dan
"Hey #3" / "Perfect for You" (Reprise)
– Henry, Natalie
"Didn't I See This Movie?" – Diana"So Anyway" – Diana
"A Light in the Dark" – Dan, Diana"I Am the One" (Reprise) – Dan, Gabe
[1] 
"Light"
– Diana, Dan, Natalie, Gabe, Henry, Doctor Madden

近乎正常典故与暗喻

编辑
  • 在第一幕中,Gabe读着一本简装书——《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本书谈到了失去至亲的悲痛 —— 而在本剧中,Gabe恰好是Goodman家庭失去的那个亲人。[1] 

近乎正常创作过程

编辑
这部剧最早的原型是一个只有10分钟长的音乐剧小片段《感受电流》,描述了一个女病人怎样接受电击疗法、她的家人又是如何反应的。

近乎正常不同版本

编辑

近乎正常美国

2008年 外百老汇
2008年 弗吉尼亚州
2009年 百老汇
2010年 全国巡演
2012年 密苏里州圣路易斯
2012年 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
2012年 纽约市
2012年 宾夕法尼亚州费城
2013年 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

近乎正常亚洲

2011年 印度尼西亚马尼拉
2011年 韩国
2013年 韩国
2013年 日本[1] 

近乎正常加拿大

2011年 温哥华
2012年 温尼伯
2012年 蒙特利尔(法语版)
2012年 多伦多
2012年 卡尔加里
2012年 埃德蒙顿

近乎正常南美洲

2011年 秘鲁利马
2012年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
2013年 巴西圣保罗

近乎正常欧洲

2010年 挪威
2010年 芬兰赫尔辛基
2012年 丹麦
2012年 瑞典斯德哥尔摩
2012年 芬兰瓦萨
2012年 芬兰坦佩雷
2012年 荷兰阿姆斯特丹
2013年 德国菲尔特

近乎正常澳洲

2011年 墨尔本
2012年 悉尼
2013年 布里斯班
2014年 ——(待定)

近乎正常中东

2012年 以色列[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影视作品
相关词条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