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陆甜

编辑:狂吠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04:08:3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党陆甜,年仅10岁,山西介休人。因遭到父母抛弃而被煤矿工人陆生凯抱养后就成了陆家的一员。但自从陆生凯弃世,这小陆甜竟然能担负起全家的重担,照顾养父家里瘫痪的奶奶和残疾的叔叔,令许多知情者无不大为动容
中文名
党陆甜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山西介休
性    别

党陆甜幼即为养父尽孝悌之责

编辑
对很多孩子而言,10岁,本应是在父母怀中撒娇的年纪,本应是与小朋友无忧无虑玩耍的年纪,但她却每天下学后都要回家烧火做饭,收拾家里,照顾残疾的叔叔和瘫痪的奶奶……而事实上,她不过是个被收养的孩子,她从出生就被父母遗弃,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被养父陆生凯带回了家,从此一家人相依为命,而在养父去世后,她就替养父担起了孝悌之义。
在山西介休市连福镇,记者见到这个被网民称为“报恩养女”的女孩党陆甜时,她正在给家人做饭。和面的盆和案板就放在地上,瘦小的党陆甜蹲下去,一边掺水,一边用小拳头揉面。她的动作熟练而协调,几分钟下来,光溜溜的面团已经告成。几刀下去,转眼之间,面团在她手中变为薄厚均匀的面饼。党陆甜抬起右臂捋去额前的汗,开始下锅煮面。十多分钟后,一晚热腾腾的揪面片已经端到了家人面前。
10岁的党陆甜每天都要做完家务去上学,而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她还要捡些柴禾带回家生火。三年前,因收养她的养父一家家庭连遭变故,她过早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党陆甜破窑洞中艰难生活

编辑
党陆甜生活在一个特殊的煤矿工人家庭,养父陆生凯弟兄三人都曾是煤矿工人。10年前,矿难致残未婚的陆生凯从医院把被遗弃的党陆甜抱回了家,小生命的到来给这个家带来了不少欢声笑语
“村里原本有200多口人,能干的都去了城里,留下来的只能下矿井。”党陆甜的叔叔陆生斌拄着双拐说,他和哥哥、弟弟都曾是煤矿工人,不幸的是,弟弟在煤矿事故中遇难,哥哥因事故成了残疾人,自己也是在冒顶事故中被砸到腰,落下终生残疾。
在党陆甜5岁时,陆生凯患心脏病无钱医治去世。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80多岁的奶奶身上,3年前,老人突然中风瘫痪,耳朵也聋了。当时,只有7岁的党陆甜就承担起照顾叔叔和奶奶的重任。
他们一家现在寄居在南坡村亲戚家的破窑洞。家就杵在村口一处黄土崖下,土窑洞上长满了枯草,院里杂草丛生,没有像样的围墙,也没有大门。生活的磨难,让党陆甜早早学会了理家,做家务、照顾家人,样样娴熟
2011年,陆生斌做木工活时手被锯,不能拄拐,只能卧病在炕。20多天里,年仅8岁的甜甜为他端水倒尿,让这个五尺男儿没齿难忘。贫寒窑洞的窗外,整齐晾着的是奶奶的尿布,这些都是甜甜放学回家后洗的。平时,奶奶无法动弹,照顾奶奶吃饭、喝水、翻身就成了甜甜的事。
在与甜甜的相处中,记者发现,别人带甜甜买的小零食,都是奶奶喜欢的,就连QQ糖和果冻也是为奶奶挑的。甜甜将所有零食和小玩具都拿给了奶奶看,把小零食喂到奶奶嘴里,奶奶不吃了她才开始吃。
“孩子跟着我们受委屈了。一想起别人家的孩子这么大,都还在大人怀里撒娇,就觉得对不住孩子。”陆生斌说,由于情况特殊,家里需要甜甜时,都会让邻居去学校把她叫回来,家事多少对孩子有些拖累。但不管生活怎么苦,家里都会攒钱供养孩子读书,孩子就是他们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党陆甜7岁就成一家顶梁柱

编辑
奶奶瘫痪后,照顾这个家的重担自然落在小甜甜的身上,洗衣、买菜、盛饭。陆生斌腿脚不便,“动腿”的事都得由甜甜完成。每天清晨,甜甜5点多起床,把柴火搬回屋里,和叔叔一起生火、做饭,帮奶奶翻身、换衣服。一碗稀饭,几个馒头,这就是全家的早餐。两年来,甜甜适应了“小主人”的角色,现在做起来有模有样。
听陆生斌说着,老人偷偷把头扭向一边,眼里泛着泪光。站在地上的甜甜胳膊一抻爬上炕,用满是冻疮的小手抹去奶奶的泪水。怕老人躺得太久不舒服,甜甜把奶奶扶起来,倚靠在被子上,再把老人不听使唤的左手放在腿上,用毯子盖住。由于甜甜力气太小,帮奶奶翻一次身,甜甜中间得休息好几回,累出了满头的汗。
没了收入,一家子的生活陷入困顿。甜甜的衣服靠人救济,米面靠低保金购买,家里仅有的几亩地给了别人,逢年过节才会买些菜。陆生凯去世后,甜甜变得格外懂事,家里没菜吃,她便趁上午放学时间去捡别人扔掉的菜叶,“收获多,吃不完的话就放在院子里晒干,做干菜。”陆生斌说,粮食吃紧的时候,全家只有靠街坊四邻的接济艰难度日。
为了生计,陆生斌把丢了多年的篆刻印章手艺又拾了起来。村里花500多元为他置办了雕刻机,陆生斌零敲碎打,每月能赚个两三百贴补家用。篆刻的石料是经过特制打磨的,有好心人愿意为陆生斌提供价格低廉的石料,但必须去县城里取,这下可难住了腿脚不便的陆生斌。“没办法,苦了孩子!”陆生斌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一个来回三四个小时,每次10多斤,陆生斌拄着双拐在前面走,甜甜提着袋子跟在后头。
家里的单筒洗衣机是陆生凯在的时候买的,现在铁皮的外壳已经锈得掉了皮,内胆也不怎么能用了,成了个杂物储存箱。每次甜甜踩着板凳去够东西,小小的个子多半个腰弯下去,陆生斌总担心怕她一头栽进去[1] 

党陆甜羊羔跪乳知恩图报

编辑
小甜甜的遭遇传开后,牵动了众多热心人的心。不少志愿者团体和好心人知道后,纷纷给她送来食品和学习用具。学校了解情况后,免去了甜甜的餐费。
奶奶还能动弹的时候,邻居王阿姨总在学校门口看到甜甜的奶奶接甜甜放学,“祖孙俩有说有笑地就回来了”。自从老人瘫痪后,每天下午5点放学后,别的孩子在操场上做游戏,甜甜却得匆忙吃完晚饭回家,帮叔叔做饭、洗碗,还得赶在天黑前把一天的煤灰倒掉。所有的家务都做完,她才有时间在昏暗的灯光下做功课。
虽说没能享受到同龄孩子应得的呵护和关怀,但甜甜依旧阳光开朗,成绩优秀的她,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她的学习用具都是好心人寄来的,穿的衣服也是别人家淘汰下来的,可她每次考试总能保证成绩排在全班前三名。”班主任老师说。
陆生斌指着墙上甜甜的奖状,眉飞色舞地向记者讲述着甜甜的懂事。9岁的孩子不知道记者此行的目的,自己趴在炕头,手握一只铅笔头闷头写了好半天。“羊羔跪乳,乌鸦反哺”,甜甜并不能详细说出她写的这8个字的意思,在她看来,“叔叔教写的,老师说很棒。”
由于当年收养的手续并不齐全,陆生凯又已不在世,甜甜的户口一直没上。今年4月,在本报记者的协调下,甜甜的户口问题得到顺利解决。现在,她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读书、升学,享受义务教育和生活补贴。
临走时,陆生斌不顾大家劝阻,拄着拐杖出来送别。甜甜见叔叔下地,冲过去搀扶着陆生斌的胳膊,小心地看着脚下,一边挥手再见,一边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党陆甜懂事用功的好学生

编辑
难得的是,党陆甜学习很用功,成绩也不错。在那孔旧窑洞里,“学习进步奖”“学雷锋,讲文明”等10多张奖状贴在墙上。老师告诉记者,甜甜爱笑,还经常帮同学打扫卫生。“甜甜懂事,家里里外全凭这孩子。”南坡村支书郭锡庞也说。
虽然社会的关心为这个家庭送来不少暖意,但这家人的日子依然过得非常艰辛。陆生斌给人雕刻印章每月能收入200多元,加上为数不多的低保,全家一年到头每天只吃两顿饭,土豆、萝卜、面条是基本主食
微博上有人问:孩子,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党陆甜说:我想快快长大,去很大很大的学校,好孝顺奶奶和叔叔;记者问:那长大后,你想做什么?甜甜说:我想当老师,帮助其他小朋友。
在网上,党陆甜的故事受到了广泛关注。网友“山西宏彪”说:好孩子,顶你!网友“静候”说:可爱的孩子,你是我们的榜样!网友“大大green”说:“孩子,加油!”
在受到赞许的同时,更多网友还在为党陆甜和家人的今后而担忧。网友“一吞蚂蚁”说:难能可贵!一家人的生活困难到极点,我们应该考虑怎么关怀给她解决实际困难!网友“潇洒”说:必须支持,希望有爱心的人能帮助到这些孩子!更有心怀正义感的作家学者则声称,此事应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关怀,以便早日使他们脱离苦海,享受到社会的温暖和关爱,而不是一个劲儿地在扯皮说些毫无边际的空话大话,这才是当下社会主义中国的应有之义[2] 
参考资料